南雨以南

傲娇是常态,逗比是本性,烦人是。。意外。一切的一切,我喜欢就好( ̄^ ̄)

道歉

说好的更文,但是这两天发烧了,挂吊瓶挂的手抽筋,护士管的也严,所以没更,对不起了,等我好了,一定补更,emmmmm,加更两三章。

段子(第四趴上+夏至记得吃凉面哦)

※我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我觉得你会一脸懵逼的进来然后一脸懵逼的出去
※最近期末考试压的紧,实在没啥文笔了,希望你们可以不要太介意。
※明天更那个均天什么都有系列(我终于想起来了)
※后续会在下一个节日或者节气更出来
※       题城南书院三十四咏
               张拭
  竦竹萧萧正雨声,眼中日影又还晴。
  钩窗燕坐夏将半,荷叶已香湖水清

“熊老师,今天夏至,你懂我意思吗?”彭老师一脸笑意。
“知道了知道了,你把戏服换了我们就去。”熊老师一脸无奈。得了准信儿的彭老师蹦蹦跳跳的去换衣服了,一旁的黄某池一脸疑惑,“一白啊,你答应他啥了?”“也没啥,就是在前剧组里的时候,天特别热,还得穿着好几层的古装,他热的受不了了,然后我就亲手做了凉面给他去暑,没想到他吃上瘾了,天天软磨硬泡的,于是我就和他约法三章,只有在节日和重要的日子里才会给他做,所以。。。。”熊老师的眼神中全是生无可恋。
“辣么神奇的吗?!”黄某池表示自己并不相信。
“嗯嗯嗯,是真的。”
“熊老师,我换完了。。唉?你们干啥呢?”彭老师刚过来就看见满脸不相信的黄某池和竖着三个手指的熊老师。
“没啥没啥,我们走吧。”熊老师有些急切的拉着彭老师的手就走了,只留下黄某池和他身边的泳池。
“熊老师啊,你们刚刚到底在聊什么啊?”彭老师威胁脸。
“真没什么,他就问咱俩干啥去。”
“你。。你说了?”
“没,随便编了个理由骗过去了。”
“那就好。”
“嘿嘿嘿。”嘚瑟熊上线。

段子(第三趴+端午特辑)


甜璇
兰花光:公孙,今日是端午佳节,随孤王一同吃粽子吧
公孙总撩:王上,礼不可废啊
兰花光:行吧,那你回去吧,顺便把顾将军叫来,就说孤王有事与他一同商讨。
公孙总撩:不知王上准备的是哪种粽子呢?
兰花光:自然是哪种都有了
公孙总撩:正巧臣肚子饿了,可否斗胆请求同王上一起吃呢。
兰花光:嗯,准了。
顾将军:???

甜枢
禽兽土:王上,臣亲手做了几个粽子,准备同王上一齐品尝,不知王上意下如何?
励志葱:仲爱卿有心了,只是本王不喜甜食,怕是。。。
禽兽土:无妨无妨,正巧臣这次做的是中药粽子
励志葱:。。。。本王还有事,先走一步,仲爱卿还是自己吃吧。
禽兽土:王上!王上!王。。。

甜权
执萌萌:阿离,吃粽子吗?我让人做了羽琼花的。
吹箫小仙女:嗯,王上辛苦了。不知王上是从何处寻来的羽琼花啊?
执萌萌:是阿离房间里的。
吹箫小仙女:。。。王上啊。
执萌萌:阿离怎么了?
吹箫小仙女:以后的奏章王上还是自己批吧。还有,最近我要去遖宿找我两个侄子一趟,王上要多保重啊。
执萌萌:阿离。。。。
吹箫小仙女OS:让你揪我的花,能的你了。

甜玑
煎饼:小齐,我们一起吃粽子吧。
唯物主义齐:好啊
煎饼:我们吃完之后一起去庙里祈福好不好啊?
唯物主义齐:这个。。。
煎饼:小齐不愿意吗?
老婆至上齐:不是的,我只是在想王上喜欢吃什么样的粽子。
煎饼:小齐爱吃什么样的,我就爱吃什么样的。
老婆至上齐:❤❤

甜。。。不对,没有甜,遖宿

单身狗王:弟弟,我们一起吃粽子吧。
小雪莲:哥。。。你怎么了?
单身狗王:骨科了解一下。
小雪莲:不可能的。
单身狗王:为什么啊
小雪莲:1.我要对得起我家墨墨 2.你要对得起你的外号——单身狗王。
单身狗王猝,享年xx岁,死因:受刺激过大

迟到的声明

※占tag致歉
※声明用的好像不太对,但我语文没学好,想不出来其他的词了
※《风起》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 @爱搞事情的方方土 太太的《仲孟·如梦无憾》,但是是不同的两篇文,抄袭什么的是不会出现滴。
※如果我的文出现了抄袭或者是类似抄袭的部分,希望可以告知,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查证,确定之后一定会删文或者改文(我看的文有点多,所以我其实也不太确定有没有和别人一样的地方)。
※我看文很长时间了,写文这方面还是个萌新,如有得罪,请多包涵。
※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告诉我,我文笔虽然渣,但我会用心写。
※我是南雨以南,你可以叫我南雨或者以南,希望可以交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旁友(´∀`)♡

风起

第二章
回孟府的路上
“章儿,你觉得刚刚那个人怎么样?”苏伯一脸慈祥。
“您是说堃仪哥哥?”
“嗯。”
“侄儿许久之前便从苏严哥口中听闻过他的事迹,今日一见,觉得他不似旁人口中那般不食人间烟火,倒有种亲切的感觉。”孟章微低着头,厚厚的刘海将他的表情笼罩在阴影里。
“堃仪这孩子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瞧着冷摸着热。”苏伯眼底闪过一丝暗芒。
“嗯。”
“行了,到家了,你快些去看看你父亲吧,他好不容易从阴影里走出来。”苏伯一脸关切。
“嗯,那我先走一步,苏伯也要多陪陪苏严哥啊,他老是跟我说您不陪他。”孟章脸上挂着笑。
“好,我这就陪陪那个臭小子。”苏伯脸上染上了一丝笑意。
孟章待苏伯走后拍了拍胸口:“今天总感觉怪怪的,到底怎么了啊。”说完甩了甩头一蹦一跳的去找他父亲去了。
“父亲,章儿来了,您可准备好糕点了?”孟章人还没到呢,声音便先到了。
“父亲?”孟章有些奇怪,推开房门刚想问父亲为何不答应,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他的父亲,孟家家主,此刻被一条挂在房梁上的白绫勒住了脖子,桌子上只有几个凌乱的脚印和一封信。孟章微张着嘴,小心地喘着气,有些慌乱地走到桌前,将父亲小心翼翼的抱下来,谁都不知道这具十四岁的身躯是如何抱下正值壮年的孟家家主的。
孟章将父亲挪到床上,小心地盖好了被子,掖了掖被角,一脸平静,只有红了的眼眶折射出了他的内心的不平静。他回过头,再次回到桌前,拿起那封信,微微颤抖地看完了。脸上依旧一片平静,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内心深处刚刚掀起的惊涛骇浪。他将信折了三番,放进袖口。换上一副悲伤的表情,眼中弥漫着水色,号啕大哭。
下人连忙赶来,掌了灯,有几个跑去通知苏伯他们。
天暗了。

段子(第二趴)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发段子只是为了掩盖我写不出文的事实
※改编自真实事件-422宿舍的停电之旅(大热天停电。。热死我了╥_╥)

当均天206宿舍停电之后

仲堃仪:怎么没网了?
公孙钤:不知道,八成又停电了。
齐之侃:(按了一下灯的开关)嗯,停电了。
仲堃仪:啊啊啊啊啊,停电了我还怎么看视频啊!
执明:用流量呗,我一直用的都是流量。
慕容离:连热点呗,我一直连的都是执明的热点。
仲堃仪:。。。。。
孟章:二仪啊,你看什么视频呢?
陵光:我猜是(哔——)
公孙钤:小陵,你别这么说堃仪。
齐之侃:就是就是。
蹇宾:其实。。我也觉得是那种小视频。
齐之侃: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公孙钤&陵光:呵呵
仲堃仪:你们别瞎猜,我在看极乐净土
孟章:emmmmmmm
执明:你看那个很迷的视频干啥?
仲堃仪:学习啊。
蹇宾:学那玩意干啥?
仲堃仪:跳给小葱看啊。
齐之侃:你确定小葱会喜欢?
仲堃仪:应该会。。吧
孟章:我不喜欢
仲堃仪:(っ╥╯﹏╰╥c)
毓靖:各位,整座宿舍楼都停电了,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啊?
执明&慕容离:对不起
仲堃仪&孟章:叔叔
公孙钤&陵光:我们
齐之侃&蹇宾:不约
毓靖:md死给

------------------------------------------------

段子(第一趴)

各国刺客的告白方式

天璇国
公孙钤:王上可曾听过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陵光:听过啊,咋了?
公孙钤:臣原来觉得这话不过是将军激励士兵,直到方才丞相到臣府上一叙,告知了臣下半句,臣才知其真意。既然是圣人之语,必是极好的,所以臣……
陵光:你到底想说啥?
公孙钤: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王夫的总撩不是好副相。臣,心悦你。
陵光:礼不可废
公孙钤:Σ( ° △ °|||)︴…… 〒▽〒

天枢国

仲堃仪:王上,臣突然想升个官。
孟章:哦?不知仲卿想当个什么官?
仲堃仪:臣觉得天枢王夫就不错,王上您觉得呢?
孟章:不怎么样,仲卿平日喝假酒的开销本王负担不起,所以还是算了吧
仲堃仪:Σ(ŎдŎ|||)ノノ

天权国

慕容离:王上,我……
执明:阿离渴了吗?阿离饿了吗?阿离可是累了?阿离想出去玩吗?阿离阿离阿离阿离……
慕容离:停!王上,臣想说,慕容离心悦执明。
执明:好,本王知道阿离的意思了,本王这就去批奏章……ε(┬┬﹏┬┬)3
慕容离:唉!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

天玑国

齐之侃:王上,臣……
蹇宾:小齐,本王也心悦你。
齐之侃:王上是如何得知臣想说的话的?
蹇宾:因为我们心有灵犀~
齐之侃:王上~
蹇宾:小齐~
月光诀~泼墨的纸砚糊了你一脸~

遖宿国
毓靖:弟弟,还是你好啊,不像他们,一群情侣狗(`へ´*)ノ
毓骁:哥啊,我对不起你啊,我和墨墨已经。。。
毓靖:┴┴︵╰(‵□′)╯︵┴┴

风起

第一章
“苏伯,你要带我去哪里啊?”被苏伯拉着走的孟章一脸不解。
“去昱梓茶楼,跟苏伯去见一个很重要的朋友。”苏伯的语气辨不出情绪。
“哦。”
孟章总感觉今日的苏伯与往日有些不同,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只得归咎于自己近日连做的噩梦。
昱梓茶楼二楼的雅间里端坐着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带着绿色戒指的手在桌上轻轻敲击着,如瀑般的黑发中两缕明黄煞是晃眼。满身的富贵气息氤氲在如画般的眉眼里,竟是这般理所应当。
“叩叩”敲门声响起,坐着的人打开了门,带着得体的微笑“苏伯来了,快请进。”
“不好意思啊,路上耽搁了一会,让堃仪你久等了。”苏伯脸上堆满了笑容,随着仲堃仪进了雅间。
“没事没事,苏伯言重了。这位是?”仲堃仪看着眼前没有长开但依稀可以辨出以后模样的脸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这是我的本家侄子,叫孟章。章儿,快跟苏伯的朋友打个招呼。”苏伯意味深长地看着仲堃仪。
“仲叔叔好。”孟章一脸懵懂。
“叔叔?章儿我有那么老吗?”仲堃仪一脸惊讶同时给苏伯递了一个眼神。
“额。。。不是吗?”孟章疑惑的看向苏伯。
“章儿,堃仪今年一十八岁,你今年一十四岁,这四岁之差,叫叔叔可不行。”苏伯眼中带着笑意。
“哦~堃仪哥哥好。”孟章一脸歉意。
“无妨无妨,章儿甚是天真可爱啊。”仲堃仪眸色在听见孟章的话后徒然加深。
“好了好了,该说正事了。堃仪你为何突然要如此之多的药材啊?”苏伯看向仲堃仪,眼神晦暗不明。
“这不是鄢城闹了瘟疫吗?皇上让我们这些皇商筹集足够的药材。眼看期限就要到了,这才不得已麻烦苏伯您啊。”仲堃仪面上一片焦急之色。
“原来是这样,堃仪你无需着急,虽说我孟家不是什么大家,但这些药材还是有的。一会你派几个人来府上取就是了。”苏伯一脸了然。
“那便谢谢苏伯了。正好我新得了一批西域的假酒,味道甚是醇厚,一会便让下人捎去几坛。”
“那就谢谢堃仪了。”
“小事而已。”

均天什么都有系列<第七弹>

“包子,最近那个天玑市的市长蹇宾老是想拐我出去,好烦啊!”
“齐小侃啊,你就从了蹇宾吧,别挣扎了,没用的hhhhh。”
“包子你超烦的。别闹了,我很认真地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下啦。”
“好好好,让我想想...嗯...要不你来天璇玩玩吧,反正我天天闲的长毛。”
“也行,我这就买车票,明天到。”
“嗯,到了给我打电话,挂了哈。886。”
“886。”
挂了电话的齐之侃长松一口气,内心OS:也不知道这市长怎么了,天天约我天天约我,舍友都以为我弯了,唉~幸好包子肯帮我,要不我就废了\("▔□▔)/\("▔□▔)/\("▔□▔)/
次日
“那个,小齐在吗?”一大早就到齐之侃宿舍门口堵着的蹇宾问道。
“小齐啊,他出去玩了,走了得有一个小时了。”某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齐之侃下铺眨了眨眼。
“这样啊,那这位同学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蹇宾笑的很是温柔。
“他啊,不。。”“我知道,他去天璇找他的青~梅~竹~马~去了。”被打断的下铺同学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二逼舍友。
“好的,谢谢你了。”“不客气。”
从宿舍楼出来的蹇宾一脸忧郁。
“喂,执明啊,我蹇宾...不是,我没同意你和阿离的事...你别挂...你态度好点,我可是阿离他亲表哥...这还差不多...其实也没多大事,我就是想让你把辣个天天礼不可废的啥钤借我用一下...对,就是公孙钤...我不喜欢他,我就想给他介绍个对象...不一定,应该是个女的...真的啊,那行,只要我这边事顺利,你和阿离的事嘛一切好说...嗯嗯...不骗你...再见再见。”

经受住轮回的爱(2018,全国卷一,仲孟衍生)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跑题什么的不存在的,因为在我心里面从来就没有题,hhhhh
现在是23:53,早点睡吧,晚安

“仲堃仪曾经在天枢王宫里一棵百年老树的面前许下愿望,希望能在来世和孟章相守一生。这一次是他负了孟章,下一世他会用他的一切去爱去守护他的王。
可他没想到这个愿望的实现,竟拖了好久好久。

第一世里强公公为了给中毒的宁为玉找解药,被人侮辱,在宁为玉醒来的前一夜投河而亡。

第二世的莫明不顾内伤去救被追杀的叶宇文而遭到器灵反噬,死于一个月明风清的晚上。

第三世李由为了救陆瑾年自己被车撞飞,不治身亡。

……”
熊梓淇慢慢合上了书。
“啧,这故事真惨,有点心疼孟章,受了那么多的苦。”彭昱畅看着眼前的人有点恍惚地说道。
“嗯。好了别想了,睡觉吧,明早还要拍戏呢。”熊梓淇把书放到一边,揽住身边的彭昱畅
“昂,晚安。mua~”彭昱畅在熊梓淇的嘴角印了个吻,缩进了熊梓淇的怀里。
其实熊梓淇不知道的是,彭昱畅也有一本书,和他的书很像,只是内容不同。
“孟章于垂危之时向上天祈求,希望仲堃仪生生世世都能好好的活着。只是他忘了,他的仲卿并不是个听话的人。

第一世宁为玉将强公公身上的毒引到自己身上,毒发而昏睡了很久,醒来之后发现强公公已死,于是手刃了侮辱强公公的人,随后自刎于河边。

第二世叶宇文为保莫明得罪了很多人,被追杀的途中被莫明所救,得知莫明因救他而死之后带着尸身寻了个小山,再也没下来过。

……”

后记:这一世熊梓淇纵使再艰难也不曾放手,因为他始终坚信: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彭昱畅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