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雨以南

纵有疾风起

凉凉路人文手,不定时在线更文

占tag(应该算吧)
突然刷到的hhhhh,评论区见

(今天也混更了啊)

用我叫王大锤的方式打开刺客列传(仲堃仪篇)

※沙雕风,ooc预警

※慎入啊喂



我叫仲堃仪,是天枢的上大夫。每天的工作就是喝喝假酒调戏一下我的王上以及处理一些非常复杂的政务。可是,现在我快要被灭口了...

“王上,微臣觉得苏上卿该狗带了。”我单纯而不做作的语气和英俊潇洒的脸一定能说服王上干掉苏瀚,然后和我双宿双飞的嘿嘿嘿...

“我觉得不行。”

嗷嗷嗷嗷,王上一本正经的样子好萌啊,不行,还有人在看着呢,我要压抑住自己的本性。

“这是为何呢?”我的卡姿兰大眼睛中闪烁着大大的不解。哦~王上一定是太爱我了怕我会被苏家的子弟和幕僚报复,太贴心了,我要和王上生猴子!

“因为编剧不想让他死啊。”(这个仲堃仪怕不是个傻得,这种问题都想不明白。哎哎哎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啊喂。)

“真的嘛?”王上的话语如此单纯而不做作,看起来不像骗人的...嗯...哦,我知道了,一定是苏瀚这个小辣鸡威胁王上了,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臣子我一定要为王除害!

我叫仲堃仪,现在在苏瀚那个老东西的家里,没错,我就是要刺杀他。我绝对不是因为他平时老怼我而且总是拦着我和王上性~福生活才搞他的,我这都是为了天枢子民。

这老贼到底在哪,我连他的小金库都找到了,还是找不到他...唉~这里我是不是来过......经过我严谨而缜密的观察和思考,我能确定,我迷路了!

wtf,老天爷你在逗我?在家里迷路,这是哪个脑残编剧写的啊!

‘是我啊,我是作者,听说你有意见啊’

“没有,我想问一下苏瀚在哪里。”没错,看到作者手里转动的笔,我怂了,毕竟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怂,算不了什么的。

‘你一直往前走,看到的第一扇门就是了。’

“什么!还要推门!我是刺客啊喂,能不能让我从天而降啊!”

‘不行,因为设定中苏瀚的屋顶是十二层加厚的,你搞不破。’

我叫仲堃仪,我终于进了那个老东西的屋子,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就在我推门进去的之后,我看到了我亲爱的王上,穿着夜行服的他好萌啊...等等,王上怎么也在这,我知道了,他一定也是来刺杀苏瀚这个老东西的,我真机智。

“仲卿你怎么在这啊?”什么!王上竟然认出我了,我的伪装如此完美还是被他认出来了,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

“王上你又为何在这里啊?”我问完这句话之后,王上的脸色瞬间变了,然后就看见他和苏瀚窃窃私语了一会之后,拿剑指着我..拿剑的姿势也很萌啊...嗯?拿剑指着我?

“既然被仲卿看到了,我也就不隐瞒了,我确实要和苏上卿一起给你准备生日礼物,本来是个惊喜的,可是现在被你发现了...为了惊喜可以顺利送出去,我只能杀你灭口了。”

这是什么剧情走向,王上你不爱我了吗?王上...王上!你别过来啊!王...

我叫仲堃仪,就在刚刚我因为撞破了王上要给我准备生日惊喜的事而被王上杀了...呜呜呜

段子第十六趴(恋人未满)

※推荐《恋人未满》这首歌哦

※晚安


慕容离和执明是一对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慕容离看起来很高冷内心却是个小孩子,执明看起来傻里傻气却是个细腻至极的男人。


慕容离遇见执明的时候刚满十六,有点幼稚又有点成熟的年纪。那时候的他穿着JPK的衣服和匡威的鞋,紧跟时代潮流地留了个韩式的发型,给人一种“潮到极致就是土”的感觉。


执明遇见慕容离的时候十八岁半,将将有点成年人的样子。那时候他穿着一身普通的运动装,踩着一双灰色的运动鞋,还抱着个篮球,耳钉在寸头的衬托下显得有些突兀。


慕容离永远记得执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小娘炮,快点过去,别挡着我投球。”执明也永远记得慕容离对他说的第一句话:“caolilailai,我就不过去了,咋滴~”


后来他俩啊就莫名其妙的偶遇,然后慢慢开始聊天,成了朋友。慕容离知道了执明是个富八代,看起来穿的一般,其实都是低调的昂贵。执明也知道了慕容离是个穷一代,看起来穿的很好,其实都是高仿。


不过他俩都很默契的没有谈过这些身外之物的事,不过执明倒是每次都抢着付钱,还一言不合就拉着慕容离去逛街,然后给他买一大堆有的没的。


执明发现自己好像是喜欢上慕容离了。这是他俩第520次去逛街时候发现的。那天执明正在给慕容离挑衣服,挑了几件准备让慕容离试试的时候,发现慕容离正在和一个男的聊着天,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关系很好”,执明把这几个字放在嘴里嚼了半天,咽下了肚子,才迈开步子。执明问慕容离那个男的是谁,慕容离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很久没见了。执明看着笑容灿烂的慕容离,心里突然不太得劲。


慕容离发现自己喜欢执明是他俩一起逛第250次街的时候。那时候执明捧着糖炒栗子,热气缓缓上升,氤氲了执明的眉眼。慕容离的心漏跳了一拍。


他俩依然很默契,不约而同地保守住了自己的小秘密,当朋友其实也不错,他们这么安慰自己。


慕容离每次看着执明对着别人笑的开怀就会莫名其妙地感到委屈,执明每次看见慕容离跟他的竹马一起聊天就会暗自神伤。


“他对别人很好,就像对我一样。”慕容离这样想。


“他会和别人开玩笑,不会对我。”执明这样想。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他们逛街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但他们依然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不是不喜欢你,而是我觉得你不喜欢我。

也可能是我不够喜欢你吧


性感二狗子,晚上在线更文

攒了那么久的文,终于记得发了

(我jio着这游戏的图片弄错了,对不上啊)

刚考完信息,感觉有点凉凉

信息课也要浪.JPG
(p2是送给仲堃仪哒)

各种浪但就是不更文hhhhhh

突然诈尸!
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个乐乎账号,还有坑没填hhhhhh

(还有...记得夸我写字好看hhhhh)

段子(第十二趴+秋天到了,该贴秋膘了)

又名“怎么安慰胖了的另一半”

不要担心,我们的钤路充满光明

“公孙!公孙!”陵光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冲厨房叫道。

“王上,怎么了?是不是又饿了?饭一会就好。”公孙钤拿着锅铲急急忙忙跑了出来。

“本王不饿~本王就是觉得自己最近胖了好多,都有小肚肚了。”陵光继续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悲伤,“公孙,你会不会嫌本王胖不要本王啊?”

“王上哪里胖了?王上的胳膊还没微臣一半粗呢。而且就算王上胖了,微臣也会一直陪着王上的。毕竟王上是微臣喂胖的,微臣得对王上负责啊。”公孙钤一脸“你要相信我”的表情。

“那本王就放心了,今天晚上吃什么啊?”陵光闻言笑了起来,小肚子什么的不存在的。

“都是王上爱吃的,一会多吃点,都瘦了。”公孙钤说着又回了厨房。

“嗯。”


我们会一执走下去,不离不弃

“阿离,你干什么呢?”执明兴冲冲跑进向煦台。

“萌萌啊,你说我是不是吃的太多了,原来那些衣服都穿不上了。”慕容离拿着一件衣服比划着。

“阿离明明瘦的很,本王看着都心疼,一点都不胖。”

“可是衣服都穿不上了啊。”慕容离摸了摸自己的腰。

“肯定是那群做衣服的人偷工减料,用的料子不好,看本王一会怎么收拾他们!”执明一脸“让阿离不开心的都是坏人”。

“那...我真的没胖?”慕容离还是不太相信。

“嗯,真的。”执明点了点头。

“那好吧。”


想和你在仲夏时节一起做一个懒洋洋的孟

“仲卿,本王近日好像胖了不少,吃得也越来越多了。”孟章一脸怅然地说道。

“王上一点都不胖,吃的多说明王上胃口好,微臣做的饭合王上的胃口,这是件好事啊。”仲堃仪连忙放下手里的奏折,走到孟章旁边。

“可是...我感觉自己都胖成小瓜了...”

“小瓜多好啊,看着可爱,抱着也舒服。”仲堃仪捏了捏孟章的脸。

“可是...”孟章还想说点什么就被仲堃仪打断了。

“王上,微臣好不容易才把您从阎王爷那里要回来,您好不容易身体好了一点,又...”仲堃仪一脸心疼。

“仲卿你别说了,本王以后会多吃点的。”

“嗯,那微臣继续批奏折去了。”

“去吧,快点批,本王饿了。”

“遵命~我的王上。”


想和你蹇蹇单单一齐走完这一生

“哎呦~”蹇宾一声惨叫。

“王上,微臣有罪。”齐之侃把蹇宾扶起来之后,非常干脆的跪下认错。

“不,不怪小齐,是本王最近胖了的原因。”蹇宾把齐之侃扶了起来。

“不,王上没胖,是微臣最近疏于锻炼。

“不,是本王胖了。”

“不,是微臣疏于锻炼。”

(此处省略n个轮回)

“王上真的一点都不胖。”

“小齐的武功也精进不少。”

“那小齐陪本王去吃饭吧。”

“好。”

“小齐今晚留在宫里吧。”

“好。”天天都留宿的齐之侃为自己的腰默哀了一秒钟。


然后...下辈子还能再相遇,相爱,相守

酒情钟(钤光)

初见时他满身风华
  我恍然以为是  那个他
  可怜那半生浮华
  终是场落花
  那场倾颓 只是懊悔啊
  他竟以为我再无牵挂
  也罢
  他是木头疙瘩
  怎么才能让他知我心话
  他有霁月光华
  却不知人性有多么狡诈
  断送他只需一杯清茶
  呆瓜
  走得了无牵挂
  余我 守望这盛世繁华
  我怎么能长享盛世啊
  墨阳 寄托了牵挂
  每天小心呵护着它
  仿佛能看见你的墨发
  和发间那一 缕浮夸
  那年 初见你相貌儒雅
  让我一生都念念不忘啊
 


※总算是发出来了,感谢 @念遇 坚持不懈地催

※这首词很短,但我填了三遍,压了i,ang和a,让好基友帮忙改了好几次,越改越毁,所以还是乖乖放开始的这一版吧

占tag致歉...玻璃心勿入...不是故事

emmmmm,突然想叨叨两句了。

今天是星期五,又到了班里一周一度的团课讲故事了。我亲爱的舍友w讲了《追风筝的人》,很正能量而且有些严肃的书。

先且不论我的同学们有没有认真听,就论听到阿塞夫强了哈桑的时候,班里很多女生一脸兴奋就够让人心寒的了。

什么时候这个世界变成这样了呢?腐er越来越多说明社会对同志的理解和接受,这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但很多人盲目地为了腐而腐这就很寒心了。

我这两年听的最多的就是“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是为了传宗接代”,说句得罪人的话,说这句话的人您不觉得您很傻※比吗?如果您的父母没在一起的话您会出生吗?而且您是同志吗?如果您找了个男(女)朋友完后别人在一边说“哎呦,男的女的有什么好谈恋爱的啊,搞基(百合)才是正道”您会怎么想?

当然我说的这些话肯定会招骂,但我不care。

我腐的很早,大约是一三年的时候了。那时候腐er很少,但没有人会说出那么刻薄的话。我们倡导的是“真爱不分性别”“爱是灵魂,不是器官”,我们支持的是真爱,而不是单纯的某一种爱情。

现在呢,腐仿佛变成了一种潮流,好像你不腐就是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很多人也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开始为腐而腐,变成传说中的“伪腐”。她们看到大街上两个男的肩并肩走着就会一脸兴奋的盯着他们看,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说“哎呦~这么冠冕堂皇干什么啊~你不是写同人文的吗~你跟她们有什么区别吗?”

对,我是写同人文的,我也会站真人,但我跟她们的区别就在于我不会踏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从来不会因为我喜欢这对真人cp就去微博下疯狂刷留言“啊啊啊啊啊,你快点和xxx在一起吧”,我也不会用很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两个一起走的朋友。因为我清楚地知道,真正的同志希望的是和异性恋一样的待遇,不歧视也不会被特别关照。

emmmmmmm,好像说多了hhhhh。我说话比较混乱也比较直,如果让您心里不得劲了,那就不得劲着吧,反正我得劲。

最后,我希望有一天“腐er”能在世界上消失,因为那时候异性恋和同性恋以及其他所有的不主流的恋向已经被全世界认可了,所有的爱情都会被祝福,所有的恋人都是平等的。

所有的真爱都有意义,所有的真爱都应该被温柔以待。

葛格的书到了啊!!!不忍心拆啊!!